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盤活散落鄉間的記憶——分散性村落遺產保護的開平經驗

时间:2019-06-28 11:2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bulala

核心提示

隨著各地傳統村落的保護與開發不斷加快,許多村落煥發出了新的生機。在廣東開平廣袤的田野上,散落著大大小小...

原標題:盤活散落鄉間的記憶——分散性村落遺產保護的開平經驗

  隨著各地傳統村落的保護與開發不斷加快,許多村落煥發出了新的生機。在廣東開平廣袤的田野上,散落著大大小小1833座碉樓。一座座歐式古典風格的小樓與中國南方農村的傳統土屋交錯在一起,形成了美妙的鄉間景色。

  回顧開平碉樓與村落的保護歷程,當地政府與民間如何走出自己獨特的文保之路?除文物本體外,散落鄉間的非遺文化又當如何盤活?近日,記者實地採訪,梳理僑鄉文化保護的開平經驗。

盤活散落鄉間的記憶——分散性村落遺產保護的開平經驗

  廣東開平碉樓建筑群 光明圖片

  1.擺脫“名氣很大、人氣不旺”的困局

  隨著開平碉樓成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開平碉樓聲名鵲起。不過,名氣雖很大,人氣卻不旺,不少碉樓處於關閉狀態,面臨自然衰敗。在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馮江看來,“這種被閑置、被切斷社會文化聯系的狀態,使得大多碉樓作為一種歷史文化資源,在衰損、被浪費”。

  如何擺脫困局,盤活碉樓資源?當地政府制定的《開平碉樓與村落保護規劃》中明確,“嚴格按照世界遺產真實性、完整性要求,妥善處理遺產保護和經濟發展的關系”,將57座碉樓用來“居住體驗”。開平市文物局局長李佳才告訴記者,這57棟碉樓為“現在仍然在使用的或保存較好的居廬和部分結構堅固的碉樓”。

盤活散落鄉間的記憶——分散性村落遺產保護的開平經驗

  “碉樓油菜花節”已成為開平特色旅游品牌之一。圖為一位村民在碉樓前的農田裡勞作。光明圖片

  開平碉樓與村落專項基金會秘書長江漢表示,他多年前就開始對碉樓進行“活化改造”。一棟1923年建成的碉樓“震東寄廬”,在不改變建筑外貌和結構的情況下,通水、通電,加設衛生間和廚房,裝了空調但不挂於外牆,有了24小時熱水和網絡,一個現代化的家居空間顯現出來。江漢在開平碉樓裡有了一個舒適的家。

  “活化利用的過程,需要嚴格的改造方式。”江漢告訴記者,修復加固部分是比較容易拆卸的材料,不妨礙日后採取進一步的改進措施﹔在選用修補材料時,需要制造一些可識別的標識,不能假裝是原樣修復,變成造假和做舊。

  活化利用不僅是讓人住進來,而且要把樓用起來。

  逸農廬是自力村的標志性建筑物,由加拿大華僑方文田所建,現已成為方氏家族傳奇的見証:展廳內每件舊物一如當年,仿佛時光不曾流逝﹔牆上一幅幅后人生活照,訴說著海外華人自強不息的奮斗史。據介紹,“逸農廬的傳人歷史展覽”由方氏家族親自策劃。在后人方秀儒的倡議下,海內外親屬積極奔走,四處征集家譜、圖片與口述史。來自河北的一名游客參觀后表示,整場展覽保留了逸農廬“家的感覺”,為華僑留住了“文化之根”。

  “這幾年已有超過70部影視作品在開平市取景拍攝,尤其是以碉樓為題材的《讓子彈飛》,以開平赤坎古鎮為背景的《一代宗師》等,大大提高了碉樓的知名度、美譽度和吸引力。”李佳才說。

  “如果遺產的空間有實用性,去使用它是很正常的事情。”馮江說,這樣才能發掘碉樓的精神和靈魂,繼續書寫建筑物的歷史。

   2.非遺項目活態傳承吸引游客慕名而來

  非遺項目、傳統村落、物質文化遺產彼此息息相關。全領域開發已成為大勢所趨,不少非遺項目正是通過“生產性保護”實現了活態傳承。

  在江門良溪村,記者見到了羅氏柑普茶制作技藝傳承人羅沛賢。“將鮮採的新會柑洗干淨,用圓管在柑的上部切開柑口……”羅沛賢不厭其煩地向前來參觀的人們講解羅氏柑普茶的制作技藝和歷史由來。羅氏柑普茶是良溪村“僑鄉文化”的一部分,其制作技藝也被列入江門非物質文化遺產。10年前,江門市良溪羅氏柑普茶第六代傳人羅沛賢建立了羅氏柑普茶加工廠,將柑普茶的技藝傳承下來。

  除了羅氏柑普茶,江門的白沙茅龍筆、新會葵藝、茶坑石雕、新會古典家具、小岡香等一大批傳統技藝項目也加入生產性保護行列,實現了經濟效益、社會效益雙豐收。

  工藝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本身就具有生產性,對其採取生產性保護方式,能使其實現自我造血,有利於其傳承與發展。但對於表演類和民俗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該如何挖掘其文化內涵?